布鲁赫先生

继续。

【John单视角】灵魂伴侣

*灵魂伴侣梗
*私设是等待真正的灵魂伴侣出现后才能看清楚对方的名字
*一人称John

从12岁开始我左手臂就开始出现一长串不知道写什么的黑体字。我曾经跑去问过我的醉鬼父亲,从他充满烈酒的的口腔中才知道这是我灵魂伴侣的名字。我低下头努力的看这串模糊的文字试图现在就能准确的拼出他的名字但我又总是屡屡放弃。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手臂上的名字并未随着时间而变得越发越清晰,我也终究磨去了迫切想要看清它的兴致。到了18岁我下定决心离开每天泡在酒桶的父亲,不再依靠他,转为依靠我控制火焰的能力和自己。在外的漂泊生活并未是我想象的那般美好。在我和路边侮辱我的小混混打架的时候,一位自称为教授的家伙出现了,他当着我的面运用他控制他人的能力把他们一一放倒。

欢迎你加入泽维尔学院。
我是你的教授,查尔斯·泽维尔。
在你这我能有什么好处。双手向上伸去又反绕下的以交叉的姿势慵懒的用手掌拖住后脑勺。调动原本搁在上的双腿使它短暂的脱离地心引力向上抬去搁置在木质的桌板上。
你会有安定的生活,还能熟练的运用自己的能力。他瞅了我一眼,眼中似乎藏满对我把腿放在他桌上的不满。
好的。反正我也无处可去。有些傲慢的抬一下眉毛,把腿从桌上移到地板上。

这是你的寝室145号。我接过钥匙就朝我的房间迈去。
过了几天,当我还在柔软的床铺上拿着从同学借来的游戏机玩的时候,我的室友就已经收拾好行囊准备住进寝室。

你好,我叫Bobby Drake.
嗯。我头也不抬的接下他的话语并给予他敷衍的回复。

和他前期在一起的日子我还觉得勉强凑合,除了他总是在模拟战场上用他的能力克制我都没什么让我觉得不好的地方。撇撇嘴我停止了对Bobby的评价,埋头继续写我明天要交的论文。

夏天很快就来了。我利索的从衣柜里拿出一件短袖穿上。目光微微向镜子一瞥。Bobby Drake这几个字母组成的人名就刻在我的手臂。我再次眨巴眼睛祈求是眼花。而清晰的黑体字母再次喜剧性的刺激我的眼球。

不会真他妈是我的室友吧。

评论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