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鲁赫先生

继续。

Smoking

#牌皇一人称
#如有不适请谅解

夜色迷尘的幽静冷色毫不犹豫的深刺进骨髓,手指指头在空气中的游离放肆在咫尺中定格抓住突然伸出的男人手掌。猛然间淡然的游离之色酸涩充斥黯然氛围。

“抽烟吗?”眸子徒然在空气中仓皇定格,继而话语盘旋在口腔中从容递送,放置侧兜的手指指腹缓慢磨蹭着火机。抬头再冷静的瞧他。

“好。”犹豫时间被顺势斩断Pietro手指在两指缝中夺过烟蒂。
随即一撇不禁小声惊叹。哇哦,这可和平时不太一样啊,Pietro,换脑子了?挑眉斜倪眸子捕捉他眉宇上云集的愁容。周围却忽而席卷转动的冷色夜风降临,干涩云集的气氛顺势侵袭方才温热异常的夜风,迟缓着冷却。


我不知道发生什么了。
但他的心情不太好,我看的出来。嘴角向上戏剧性的翘起分担起娱乐。但也说不定是因为他总是一天愁眉苦脸的模样,对吧?

灰白烟雾因口腔的吐息而转变而扑朔在空气,愁云密布铺散笼罩空气。沉积已久的氛围停滞着扭动。最后我们两谁也没说话,难得的没有平时的嚣张跋扈。

评论(1)

热度(7)